如何看待《红楼梦》排在死都读不下去的书目前三名?

发布时间:2018-06-23 10:29:54

如何看待《红楼梦》排在死都读不下去的书目前三名?

  尴尬了,我在知乎答《红楼梦》,很多人说曹雪芹的棺材压不住,要半夜找我索命了...大概是因为我提了晴雯尤三姐这些人都是林黛玉的缘故...她们怎么能跟林妹妹比呢?一个荡妇一个情商极低的。

  又收到一个私信,何日君,你如何看待《红楼梦》这本书排在死都读不下去的书目前三名?这本书到底难在哪儿?

  对习惯了看激烈故事情节的人,觉得《红楼》很无聊,天天吃吃喝喝赏赏花做做诗,寡淡寡淡,这很正常。假如看不下去也不要强求,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,你有了生活概念后,就自然喜欢看了。

  很多人聊《红楼》时,会发现他们对里面一些贾母如何看待黛钗,宝玉和林黛玉谈恋爱啊,能说出很多细节来,津津有味...

  我以为人情世故这种东西,大家活了几十年,都懂的,世态炎凉啊什么还停留在把《红楼梦》当做一本写实小说看的基础上,看个情节,看个人物关系,这对看这本书还远不够,看《红楼》还需要对文学和哲学有些概念。

  假如对文学有概念的话,就不存在很多人要琢磨大观园到底在哪儿,什么《红楼梦》就是写的曹雪芹家事等等。

  曹雪芹的写作跟他自己的生活经验肯定脱离不了关系,但是你说《红楼梦》就是他家的事,这....简直没法说了。

  贾琏和尤二姐,像不像西门庆与李瓶儿?尤二姐以前“跌过脚儿”,嫁给贾琏一心一意,李瓶儿是不是?

  尤二姐跟秦可卿像不像?秦可卿死了,丧礼好大阵仗啊,李瓶儿死也是,秦可卿死,贾珍跳脚一样哭,老婆尤氏不忿装病,李瓶儿死,西门庆也是跳脚一样哭,吴月娘窝了一肚子火。

  尼玛假如这都是曹雪芹家事的话....那他么兰陵笑笑生就是神了,他把曹雪芹家里事摸得这么清楚?

  若生于富贵公侯之家,则为情痴情种;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,则为逸士高人;纵然偶生于薄祚寒门,断不能为走卒健仆,甘遭庸人驱制驾驭,必为奇优名娼。

  宋惠莲原本也叫金莲,韩道国的老婆叫王六儿,而潘金莲叫潘六儿,同一个潘金莲在不同生长环境下的不同命运,但是兰陵笑笑生蜻蜓点水,“刷”的一下跳过去了,没有敞开深入讲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有个贾宝玉,还有个甄宝玉,而且两个人还同一个德性。不爱读书,爱跟女孩子玩,贾府听到甄府被查,人心惶惶。

  贾雨村看到的那个对联“真作假时假亦真”,是不是甄府其实就是贾府呢?当时的环境下,有很多这样的贾府,外面看着光亮,内部已空,危险正在逼近。

  这也在《金瓶梅》里有苗头,西门庆死后,小厮玳安成了西门府的新西门庆,而张三官就变成了清河县上新的西门庆...人人都是西门庆,西门庆的死也就是他们的将来命运。

  《金瓶梅》中胡僧送药给西门庆要了他的命,而《红楼梦》里要了贾瑞命的那镜子,是一脉相承的,贪婪的欲望,知多知少不知足。

  如果读者不懂哲学,没有“万境犹如梦境看”的虚无感,心里还是一些所谓的跟《红楼梦》中人学习如何说话的技巧,还是一些晴雯“这种人活该,怎么就学不会好好当奴才”的功利思想,那注定了是要与《红楼》一书无缘的。

  第三,曹雪芹对这荒芜的人生是曾经努力过的,建立了审美的理想的大观园,当然,他最终亲手把它打破了,这样一来加深了悲剧和宿命感,一来留下了生命的歌唱,而兰陵笑笑生,他什么都没有做。

  假如《金》主要还是建立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,那么《红》通过繁复的现代文学手法,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审美建立的“作者小说”类型。

  《红楼梦》里诗篇占了大篇幅,但是没有这些诗,其实也不影响故事情节,那么曹雪芹为什么要一字不漏的摘录这些女孩儿做的稚嫩的诗?

  假如是个舞台作品的话,有情节有人物有主题还有音乐,那么它的诗词就类似于现在电视剧的bgm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题歌,林黛玉的诗词就是林黛玉的风格,薛宝钗的诗一看就是薛宝钗的,不断的咏唱这个人的精神品质以及预示命运。

  没有,因为兰陵笑笑生没有意识调动整个“歌队”,大提琴的音在哪儿出现等等,而曹雪芹意识到了。

  我自从开始研究《红楼梦》后,混了不少论坛,但是,说实话,能让我眼前一亮的分析非常少...

  很多人对生活/八卦很熟悉,比如薛宝钗是不是个心机女啊,贾母其实喜欢黛玉,不喜欢宝钗等,这些都头头是道,但是对文学/哲学却毫无功底,提不出什么像样的观念。

  因为要发点生活感悟是很容易的,而涉及哲学,需要深邃的思考与胸怀,而文学,更需要大量积累阅读经验,所以很多人根本动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