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楼梦》告诉你一个女人是怎么旺三代的

发布时间:2018-06-23 10:29:26

红楼梦》告诉你一个女人是怎么旺三代的

  这二位虽然地位悬殊如云泥,一个雍容华贵,一个低贱卑微,但论起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却不相上下,贾母乃世家出身内功深湛,刘姥姥则是民间高手自成一派。

  其实,书里还存在着一个老太太,也是不世出的高手,在人情世故上修炼得可谓炉火纯青,情商堪与贾母、刘姥姥相抗衡。她虽然出场极少,但一举一动都是戏,是人精中的老牌战斗机。

  书里没明说她照顾过哪位主子,但只看在贾母面前,尤氏凤姐儿站着她坐着,就知道她地位不一般。因为按贾府的规矩,“年高服侍过父母的家人,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”,她可是资深的实力奴才。

  第四十三回,贾母要给凤姐过生日,突发奇想玩起了众筹,兴致勃勃把主子和有脸的奴才都召集了来。赖嬷嬷就是在这一回出场的,她一进来,贾母“便忙命拿个小杌子来”,给年高又体面的她坐。

  后来到了凤姐儿房里也是,平儿给她倒了杯茶,赖嬷嬷忙站起来接,口中说着姑娘“折受我”。

  就算给凤姐过生日出银子,她也时刻记着自己的身份,绝不敢越过主子去:“少奶奶们出十二两,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。”

  看,这就是职场规矩,捐款、凑份子这些虽然掏的是自己腰包,但也是讲位次的,不能僭越,否则就是不懂事,是要被侧目甚至挨修理的。

  中国乃礼仪之邦,讲究礼尚往来,几千年下来,出礼已经形成了一套出礼文化。明面上出的是钱,实则是身份地位的体现。想多出?你得看自己够不够格。

  赖嬷嬷此举,是自知之明。她很清楚,再体面,自己也是奴才,不能和主子比肩。

  贾母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关窍:“这使不得,你们得和少奶奶们一例才使得。”她马上给赖嬷嬷们抬面子。

  贾母还说了一句信息量很大的话:“你们虽该矮一等,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,分位虽低,钱却比他们多。”

  没错,在贾府之内,赖嬷嬷虽然刻意做小伏低,但实际上早已背靠着贾府这棵大树做大了。

  凤姐也曾打趣她:“谁好意思的委屈了你。家去一般也是楼房厦厅,谁不敬你,自然也是老封君似的了。”

  你要是注意到赖家花园啥样,就知道实在是太小看了赖嬷嬷。原著里这样写:“那花园虽不及大观园”, 却也十分齐整宽阔,泉石林木,楼阁庭轩,也有好几处惊人骇目的。”

  如何个“惊人骇目”法,以今人的见识也想象不出,但以曹公的笔法,这词实在不是可以拿出来随便用的。

  我们能知道的是,这个花园里有戏台子,还请过柳湘莲来客串,正是后来薛蟠挨打的导火索。这可不是小门小户,分明已经是一个府邸的规模。

  再回头看看赖嬷嬷在贾府的诸多做派,就有“扮猪吃老虎”之感。这个老太太呀,实在是不简单。

  贾母出二十两,替宝玉黛玉出了;薛姨妈也出二十两,含宝钗的份子,这也公道。只是邢王二位夫人,每位出十六两,出的少,还不替别人出,这有些不公道。老太太吃亏了!......

  话音未了,这赖嬷嬷站起身来了。头一句就是“这可反了!”引起众人注意,再是“我替二位太太生气。”让人面色一肃。

  只听赖嬷嬷接着道:凤姐儿是邢夫人的儿媳妇,是王夫人的内侄女儿,倒不向着婆婆、姑姑,倒向着别人。

  这是批评吗?这分明是人人都夸到了:一夸凤姐儿孝顺贾母,凤姐儿开心,贾母也高兴,就算凤姐一开始有点“能”过头了,经她这一注解全都兜回来了;二强调凤姐儿其实是邢王二位夫人的内亲,两位夫人怎好真恼?

  这话说得周全,边边角角都照顾到了,明着是说公道话,实际是拍了个迂回起伏的马屁,峰回路转处,好听话说得柳暗花明,人人满意。

  试问这等口舌,整部书看过去,几人能做到?口舌不只是口舌,鼓动唇舌的是头脑。贾母、王熙凤、邢夫人、王夫人四个人,互相之间关系复杂又敏感,谁敢随便在她们之间蹦跶?

  但凡分寸感差上一丢丢,便会顾此失彼自讨没趣,倒不如别吱声为妙。但赖嬷嬷敢,这说明什么?说明她艺高人胆大,才四面不跑烟。

  还有一次,是替周瑞家的儿子求情。周家小子在凤姐生日宴会上屡次造次,凤姐一怒之下要撵他出去,不许两府里收留他。周瑞家的跪下求情都不行。

  赖嬷嬷问明原委,对凤姐说了如下一番话:“奶奶听我说,他犯了错,打他骂他都行,就是不能撵。他不是咱们家的家生奴才,是太太王夫人的陪房,你撵出去,伤的是太太的脸。你留着他,不是看他娘周瑞家的,是看太太。”

  一番话点明利害,说得凤姐回心转意,周瑞家的当场给赖嬷嬷磕头,老太太又轻巧赚了一份人情。

  巧舌如簧会说话,凑趣恭维样样不落下。“好马在腿,好人在嘴”,就凭这三寸不烂之舌,她行走于各方各家,谁见了她都不烦。

  晴雯原本是她买的小丫鬟,带着进贾府,见贾母喜欢就送给了贾母;孙子有了前程,先去请贾府主子们家去喝酒看戏;说昨儿得了凤姐的赏,她让孙子在门上朝上磕了头了......种种见风使舵会来事儿,哄得主子们团团转,自然愿意提携她。

  赖嬷嬷的大儿子赖大在荣府当管家,儿媳是管事婆子;二儿子赖二(待考)则是宁府管家,一家子都是拿年薪的高管。

  依靠着贾府这棵大树,在外面做点买卖都捎带挣钱。否则,他们家那带花园假山游泳池的别墅哪儿来的?

  创业难守业更难。拿贾府为例,生齿日繁、人浮于事是痼疾难治,要顾及虚荣又不肯省俭。但是赖府不同,他们家的管理较之贾府先进得多。

  我们都知道探春管家时兴利除宿弊,实行了承包责任制,单这一项一年给府里省出几百两银子。其实,她是从赖家偷师学来的。

  在赖家花园做客时,探春和赖家女儿闲聊方知,赖家的园子除了自家带的花,吃的笋菜鱼虾,把园子外包,年终还足足有二百两银子的结余——原来还能这样玩儿?

  她大开眼界,惊喜地说:“从那日我才知道,一个破荷叶,一根枯草根子,都是值钱的。”新money给旧money 上了一堂经管课:你家的园子是烧钱的,我家的园子是赚钱的。

  曾国藩说过“治家八字”,其中有两个字便是“蔬”“鱼”,意即过日子在饮食上最好能自给自足,既能保证营养,又能节省开支,在中国古代农业社会,这一点尤其重要,赖嬷嬷家做到了。所以,她家的日子蒸蒸日上是有道理的。

  两个孩子能在贾府重要岗位上立足,说明个人职业素质过硬,这与赖嬷嬷平日里的严格教导分不开的。

  赖大胡子一大把,儿子都成年了,还常常要被他妈叫去骂一顿。骂的原因是,发现孙子赖尚荣有不学好的苗头。

  赖嬷嬷看不上贾珍管儿子,说他“管得倒三不着两,自己也不管一管自己”。她也当面教训过宝玉:“不怕你嫌我,你就欠你爹收拾。”

  这老太太最厉害的是,她没让孙子再进贾府当接班奴才,而是供他从小读书识字,愣是靠着贾府的关系,花钱捐了个州县官儿当,开始和贾宝玉一桌喝酒称兄道弟,算是彻底摆脱了奴才的身份。

  然而她教训孙子,听来却句句血泪,字字扎心:“你哪里知道那‘奴才’两字怎么写的!也不知道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,熬了两三辈子,好容易挣出你这么个东西来。”

  但总有人能将“垃圾吃下去,变成糖。”苦心经营,终于在三代之后实现了财富跨越。

  她叫孙子好好争气,做对社会有用的人:“州县官儿虽小,事情却大,为那一州的州官,就是那一方的父母。你不安分守己,尽忠报国,孝敬主子,只怕天也不容你。”

  孙子能念书,她说:一落娘胞胎,主子恩典,放你出来,也是公子哥儿一样的读书。

  孙子捐了前程,她说:“到二十岁上,蒙主子恩典,许你捐个前程在身上。你看那正根正苗的忍饥挨饿的有多少?”——这话不假,看看贾芸就知道。

  她把这些话转述给凤姐,当凤姐说她多虑时,她如此说道:“小孩子要管严点。知道的说他淘气,不知道的说他仗势欺人,连带着主子名声也不好。”

  赖嬷嬷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,感恩的话要大声地、不厌其烦地、变着花样地说,多多益善!

  看她如此不忘本,自然她家发展的越好,主子脸上就越有光。满足了虚荣心和成就感,怎会不乐见其成?

  但她也正是借着这个“本”,利滚利利生利,换取了利益最大化。让自己越过越好,完成了家族的原始积累、自我迭代和华丽转身。

  女性是一个家的定盘星,一个好女人旺三代,这话绝非虚言。有赖嬷嬷这样的老太太在,赖家怎么可能不兴旺?

  赖嬷嬷给我们演示了什么叫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,人不见得越老越不值钱,也可以越老越老到,靠自己的阅历和睿智继续发光发热实现价值。

  贾母、刘姥姥、赖嬷嬷这三个人精老太太,论人生智慧可谓是三足鼎立,各有一套。

  这三人中,贾母天生富贵,刘姥姥安贫认命,只有赖嬷嬷最不容易,她以一己之力,面上恪守奴才本分,实则善用资源借力,对外长袖善舞,对内严于律己,忍辱负重自强不息,带领合家既能闷声发大财,也能抓住机遇完成突破性的逆袭。

  红楼梦的女能人中,不能只看到凤姐,只看到探春,只看到平儿,也要看到赖嬷嬷这样不简单的老太太。

  约翰欧文说过,看一个老妇人,“要努力去看她的整个人生,你总能找到非常动人的东西。”

  百合,十点读书签约作者。文史类专栏作家,著有红学评论集《梦里不知身是客:百看红楼》,该书被媒体评为“年度最不能错过的十大红学书之一”,入选五月全国文艺联合书单,当当、天猫有售。公众号:时光雕刻的萝卜花。十点读书经授权发布本文,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  素年锦时,十点读书签约主播,朴素的年华,似锦的时光,用声音温暖你每个夜晚。微信公众号:素年锦时FM,荔枝播客:素年锦时FM(ID:fm186458),新浪微博:@主播素年锦时。